泸州新闻网 > 站群 > 同城交友 > 婚姻导师 > 正文

为何坏女人比好女人过得好

那些妖精样的女人就真的坏吗?

为何坏女人比好女人过得好

如果我不是那个从小就认识谭欢的人,我一定也认为谭欢是个坏到不能再坏的女人。

但可惜,我从小就认识她。

以前我不觉得她坏,而现在呢,虽然睡所有老总这事儿确实有点离谱,但我也仍然不觉得她应该被浸猪笼。时代进步,睡觉这事是男女隐私,而且她是单身。从道德层面上,她似乎没有必要负太大的责任,我甚至觉得她比我在职场上见识到的那些不择手段的职场女睡客们要正常一点,高级一点。因为我能够确认,她确实是没有(因为她不需要)为了利益跟男人睡觉。

而几年之以后,谭欢跟一个小她九岁、一穷二白的男人结婚这件事也证明了钱确实不是她考虑的重点——她的老公是个穷画家,很帅,他们在一起很快乐。她在朋友圈里晒宝宝照片的时候,我很暗黑地想:那些说她是“坏女人”,为了钱和男人睡觉的人,现在一定换了另外一种说法,她包养了一个小她九岁的男人,借精生子……

有时候想一想,我们这个世界真的挺复杂的。每个女人都觉得自己是好女孩,但那些妖精样的女人就真的坏吗?大家都觉得潘金莲坏,但如果你很漂亮,不愿意被一个老头强暴,所以被迫嫁给一个你丝毫不喜欢的丑男人,出轨似乎也情有可原。

特别是当我读过一点女性历史之后,我发现除了那些心肠歹毒的真正的坏,大部分的“坏女人”的“坏”,更像是一种不按常理出牌。她们不太顾忌别人的感受,更顺从自己的欲望。她们一早就已看透了这个社会的规则,也明白了男女游戏的真谛。她们单刀直入直奔目标,她们天生是生命力特别旺盛的女人,她们必须折腾……就像有时候你会欣赏那些充满活力的“坏男人”一样,你也会欣赏那些充满活力的“坏女人”。

为何坏女人比好女人过得好

我想到的另一个问题是,为什么我们都那么恐惧成为 “坏女人”。

这也许是一种源自基因的恐惧,有上千年的时候,中国的女人们活在《烈女传》那些恐怖的故事里,活在贞节牌坊那巨大的阴影下。从前的女人们被提倡,被男人拉一下她的手,就要砍手。被男人轻薄一下,就要投河自尽。这种氛围下,“坏”成了一种恐惧,而且,一旦“坏”了,代价异常惨重。大画家林风眠的母亲在儿子三四岁时,被人发现和心仪男子偷情,全村人上去踢打,进而还要浸猪笼。幼子拿着刀子冲出来护母,结果母亲幸免一死,但被几经转卖后不知所终,这是一个孩子终生的痛。这事儿仅仅距今不到一百年,你看,女人要“坏”的成本有多高。

杀鸡给猴看,猴子们都吓得瑟瑟发抖,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还有无处不在的中国式女性教育。

以我为例,我生于民风初开的70年代,周围是一个儒家思想盛行的湘中小城,我从小受到的女性教育是怎样的呢?做女人是很惨的,这是童年女性观的第一课,这一课来自一部电影——《一江春水向东流》。

托赖于有一位文艺女青年的妈,我大约三四岁就看过电影。那时候电影是个稀罕物,电影放映队一到,七乡八里的人就往那里赶。记得有一天夜里,我妈拉着我跌跌撞撞走在黑暗的河边。我很害怕,也走不快。我妈的朋友就给了我一包葵花子压惊,可是我连葵花子也不会嗑,嘴里含一嘴的葵花子就到了晒谷坪。晒谷坪在河边,一望无际的人,根本看不到,结果整场电影我是在一个男人肩膀上看完的。

我妈哭得眼睛通红,我被吓傻了,原来好女人都这么惨,要被抛弃,男人终归要被“坏女人”勾引走,那些可怕的“女妖精”。我童年最惨烈的一个梦应该也是发源于此,我梦见我爸爸跟着一个娇艳的坏女人走了,我妈抱着我和弟弟走投无路、哭倒在地,醒了以后发现枕头一半都湿了。这事让我很长一段时间迷惑不解,真实生活中,我爸是个特别老实、厚道的人,他怎么会跟人走呢?现在我才想明白那一定是《一江春水向东流》这种电影给一个儿童种下的根。

后来,我们都搬到了湘潭,我爸在一家不小的化工厂做总工程师。那时的厂矿像个独立王国,有自己的食堂、电影院。我在那几年可狠狠地看了很多场电影,印象最深的还是看潘虹演的《杜十娘》——是的,又一部凄厉的片子。虽然很喜欢男主角的长相,但这部电影给我最大的刺激就是男人都不可信,还有女人要有怒沉百宝箱的决然和气节。

另一部吓坏我的电影叫《被爱情遗忘的角落》,那首如怨如诉的主题歌到现在还记得,它告诉我们女人一旦和人发生性行为就是苦难的开始。后来又看了《人生》,更是一脉相承的凄楚版。你遇到一个不好的男人又和他有了肌肤之亲之后,你一旦被他抛弃,就只能嫁给隔壁的二傻子。甚至我在童年看过的唯一一部外国电影《魂断蓝桥》,也被它的情节给吓坏了——这部电影告诉我的是,失去了好男人护佑的女人就会沦落街头。

为何坏女人比好女人过得好

1986年开始,我家有了电视机,《排球女将》是我童年最喜欢的片子,小清新、小可爱、奋斗向上。但是纯子告诉我的是,那些板着脸对你很凶,比你年纪大很多的男人才是真正对你好的人,而且女人是一定要在男人的严酷管教和照看下才能成材的。如果小鹿纯子没有教练的凶残训练,她怎么可能成才呢?

然后就到了《霍元甲》《射雕英雄传》,《霍元甲》里有一个美丽哀怨的大婆和一个任性刁蛮的倩男,当然最受欢迎的是倩男,倩男教会我的是要勇敢地追求自己所爱的男人,无怨无悔。而我童年最痴迷的无疑是《射雕英雄传》。《射雕英雄传》里的女主角也差不多,也有一个任性刁蛮的角色,她叫黄蓉。还有一个美丽哀怨的角色,她叫穆念慈。因为憨厚的郭靖实在不能惹起少女们的爱慕,所以我们那时都集体迷上了坏坏的杨康,深深地觉得我们应该成为痴心不愿改的念慈姑娘,“早已明知对他的爱,开始就不应该,我是宁可抛去生命,痴心也不愿改。”

我不知道是我太倒霉,还是我们成长的时期只碰到了这些影视作品,或者是我的性格只对这些情节敏感,总之我在这些哀怨的影视剧陪伴下成长,吸收养分。这些影视剧给我的教育是,首先,你要成为一个为爱敢牺牲的女人,那才是真女人、善女人;其二,你总会无奈地爱上坏的男人,你只能无怨无悔;第三,女人基本上都会被男人始乱终弃,然后你会好惨,最惨的只能去跳河,次惨的就是嫁给很差很差的男人,了此残生;第四,你千万不可以随便和男人上床,你要好好选男人,如果你和坏男人或者不足以托付终身的男人有了性行为,你就会终身不幸——总之,没有男人,你就会很惨,但找错了男人你会更惨,如果和男人轻率发生性行为,你会更更惨,被男人抛弃则是惨上加惨。

为何坏女人比好女人过得好

所以很多时候,那些看上去特别听话特别纯情特别执着的所谓“好女人”“好姑娘们”有一些非常奇葩和执着的感情观:

第一,我们有非常保守的道德观,把性行为看成天大的事,我有好几个同学因为大学时没谈恋爱错过择偶期,到现在还是处女。这在当下来说是不可想象的事,但是我们那时候的女生就真的会这样,因为和人发生关系,和男人谈恋爱实在是一件太重大的事,怎么能不小心呢?

第二,我们把婚姻和家庭看成人生里最重大的事,哪怕受过高等教育的女性,亦是如此。因为没有男人是多可怕的事呀,我的很多出色的女性朋友都为家庭放弃了事业,因为在我们看来这是天然的选择,女人就应该把爱情、婚姻看作第一位。

第三呢,我们有着非常顽固的男女平等思想。虽然男人很重要,但我们的母亲一直是各顶半边天的事业女性,所以我们天然地觉得男人不应该出轨,因为我们的父亲就没有出轨过呀。我们的父母在一个单位老老实实待了一辈子,虽然经常吵架,但不妨碍他们白头到老,所以“好女人”其实是最不能容忍男性出轨的一代人,杜十娘还怒沉百宝箱呢,我还舍不了你这么一个破男人……

新时代的“好女人”比她们的上一代更有勇气选择离婚,但离婚之后她们非常痛苦,因为她们发现她们身处尴尬的当下。影视剧里的忠贞爱情以及眼力可及的上一代的长相厮守成了遥不可及的过去,眼前是异常开放、自由的情爱市场。有钱、有权,占有更多生活资源的同龄男性,像开了窍似的,开始他们的第二春、第三春,但同一时代的她们,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更多、更年轻、更火辣、更自由的女孩开始她们的猎男之旅——是坚守那些坚贞的情感观,还是投入这乱搞一气的生活,她们还来不及想就被远远地抛到岸边。底下是千帆竞起,百舸争流,只剩下“好女人”们目瞪口呆的身影。

怎么说呢?

旧时代的“好女人”们有一套与之相配的宗法制度的社会兜着点底,基本原则是“糟糠之妻不下堂”,可新时代的“好女人”似乎已经完全失去了任何方向。她们无比看重婚姻和感情,可是讽刺在于,那么看重爱情,你却被爱情遗忘了——没有接受好好的、正常的感情教育的女孩们,在大量窦娥冤式的怨妇电影的洗脑下,成功建立了“被抛弃恐惧症”,成为惟爱情至上分子。誓要成为最坚贞、最隐忍、最执着的爱情生物,很不幸却碰上了一个最多变、最剧烈、最自由的开放时代,悲剧就此产生。还没怎么谈过恋爱,还没好好享受年轻,就已经成为不受欢迎的老女人了?世界怎么就这样呢?时代真残酷!

当你认识到这一点时,你才觉得太晚了,可是怎么办呢?总不能穿越回去不看那些影视剧吧!比起那些还在做困兽斗的女人,好在算是醒了过来。

孔子说朝闻道,夕可死,知道自己被时代耽误了,也没办法,谁叫形势比人强。直到这境地,你才真正明白当年那黑白电影里,白杨幽怨一眼中的含义。真的,无论是真实生活还是电影生活里,“好女人”的情爱世界多半不如意。那个当年教育我“女人的一生,一夫一子,孝顺公婆这才是幸福”的高中女老师现在日子过得苦哈哈的,她的老公十年前就跟人跑了,五十岁的她现在独身一人,异常憔悴。刘慧芳好成那样,最后只能在轮椅上躺着,大部分的“好女人”都叫生活给欺负得不像样。这不如意的原因不是因为“好女人”不够好,只是因为她们恰恰太好,以至于成为这个世界里最傻、最甘愿受压抑受剥削的人。

为了成为“好女人”,她们先是对感情噤若寒蝉,导致了她们的无知,而为了成为“好女人”,她们又过分地依赖男人,以至于备受欺凌。还是为了成为“好女人”,她们脑中横七竖八着许许多多的规矩和想法,自己成了捆绑自己最严格的主人。

几千年的男性社会的洗脑运动,让女人成为循规蹈矩、忍辱负重、执拗忠贞的惟爱情至上论者,这对谁最有利?嗯,聪明的你们用脚趾头也能想明白。

在千百年来男性社会文化结构的深层影响下里,社会写就了一部最利他的“情感观”,并将之在各种层次角度将女性从小就洗了脑,好女人上天堂时,坏女人会下地狱吗?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不管你是好女人也好,坏女人也罢,如果你不懂善待自己、没有足够的生存能力,你就会离天堂很远很远,以至于埋没在生活的泥淖里,那可比地狱可怕多了。

猜你喜欢
责任编辑:王雨航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报网互动  新闻报料

泸州新闻网报料平台  随时随地报料 点击进入>>  更多资讯  关注泸州新闻网微博

电话报料:0830-3158783 通讯员投稿邮箱:news@lzep.cn

QQ报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