泸州新闻网 > 资讯 > 要闻 > 正文

游记:尧坝古镇,寻觅一次真正的邂逅

核心提示: 去尧坝古镇的心得放上来,抛砖引玉吧,希望能有更多的外地朋友到泸州来看看,这里也是敞开怀抱等待着您光临的一片热土。

点击进入:中国(泸州)合江尧坝古镇专题报道

虽说经常在蚂蜂窝里闲逛,但真的仅只闲逛而已。因为这双脚一直就在原地打转,从未踏出过方圆五百里的范畴,所以实在没什么游历可与大家分享。但看到窝里关于泸州的内容实在少得可怜,其实泸州也有许多值得一看的景点,所以就想将上周末去尧坝古镇的心得放上来,抛砖引玉吧,希望能有更多的外地朋友到泸州来看看,这里也是敞开怀抱等待着您光临的一片热土。

身未动,而心已远

几天前小娟问这个周末有什么安排,能不能找个地方走走?在脑海中搜寻能一天来回而又能引起游兴的去处,尧坝古镇似乎可以考虑。小娟立即附和,又联系了大杨,她也欣然答应,我们的自助行三人组就这样组成了。

进士牌坊

对于尧坝古镇,我有一份说不清的情愫,因而对于这次出行,颇有“身未行而心已远”之感。上次来,私下里曾盼着与这位矗立在夜郎古道边的守望者会有一场惊心动魂的艳遇,不料最终成了无色无香的一次擦肩,空余失落与遗憾。

前年那次造访,其实迫于无奈。清晨被电话叫起,安排到尧坝采访什么古镇文化艺术节。虽对览胜心怀向往,但是带着任务而来,回去还得交作业,能有什么游乐可言?拒绝!老总说那安排别人吧。一会再打来:不行,非得你去,没人了。所以,带着满心的不情愿来了。

哎!真不想再提那次悲催的经历:在古牌坊前的人山人海中挤来挤去,看那些无聊的节目表演,闻着挥之不去的汗味、烟味以及不知名的各种味,终于熬到表演结束,活动组织者安排吃午饭。于是一大群人如流水般涌入古街,仿佛稍慢一步就吃不上什么稀世珍馔似的一个劲儿往前冲。我在人流中被迫跟着往前赶,除了看到古街那青灰的屋檐在蓝天的背景下延伸以外,就剩下四周晃动的人头了。一阵酒足饭饱之后(声明一下,这个不包括我,本人酒未沾,饭未饱也),跟着车子回了。

这一次,我轻装而来,就是要与古镇来一场真正的灵魂邂逅——那种转角处偶然相遇、眉目交融、无需言语的浪漫邂逅。

出发,靠近,零距离

正所谓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本来说好早早动身,留出尽可能多的时间来与古镇亲密接触。但从出发时坐车就不太顺利,因为乘客未满,司机绕道远行,以期招揽更多的流客,整整在路上多花了一个多钟头,到古镇时都上午11:00时了。

站在古街入口处的进士牌坊前,眯眼抬头看看炽烈的太阳,再低头瞅瞅已经开始闹空城计的肚子,是先喂饱自己还是趁阳光晴好的时候直奔今日的主题?迟疑了几秒钟,当然是先进入古街,边走边寻美食啦!

古街一隅

同行的两位美女兴奋地冲下那几级石台阶,转眼就没了踪影。而我,站在那已经风化得无法再辨识字迹的御赐进士牌坊下,望着狭长而静穆的古朴长街弯曲着伸向那目不能及的终点。身边过往的路人甲乙丙丁,已经自动隐去,我的眼里心里,只剩这位在夜郎古道边巍巍守护了几百年的壮士。眼前这一片错落有致的瓦屋青灰,如经年不曾脱去的铠甲战袍,沉积着厚厚的世事沧桑与岁月峥嵘。

岁月,带不走那些荣光

如果说那瓦屋青灰是这位卫士的征衣,那出自这里的历代先贤们就是撑起他雄姿的脊梁。

进入尧坝古街,第一个接触到的,就是我国著名的雕塑家、文艺理论家、美学大师王朝闻先生的故居。

尧坝古镇旅游区

王朝闻故居

据介绍,王朝闻先生原名王昭文,取“郁郁乎文哉”之意,似乎注定了先生要为中国文化奋斗一生。所以,先生以几十部近千万言的著述,成就了一座学术丰碑,影响了几代美术工作者。不巧的是,因为停电,房间里面黑漆漆的,啥都看不清楚,所以只好在心里对大师作了一番膜拜就退了出来。

一路向前,还会遇到著名导演凌子风的故居、著名作家李子英的故居,以及清代武进士李跃龙创办的大鸿米店等。据资料,尧坝还孕育了任大容、梁自铭等仁人志士。也许除了依托那保存相对完整的千米古街以外,还因了这些历代文化名人的荣耀,尧坝古镇才在四川众多古镇中脱颖而出,位列全省十大历史文化古镇。

生命的力量

尧坝古镇旅游区

伸出屋顶的枝叶

凌子风故居陈列馆里那一株相传是凌老离家前亲手种下的榕树,以奇特的方式展现出生命的力量。一块大青条石阻隔了它获取养分的径途,居然衍生出众多粗壮的根须,绕过石头四周,深深扎入泥土,将这块大石紧紧地包裹在自己的根系里。它茁壮地长成参天大树,为这一方小小的天井遮雨蔽日,用碧绿点缀灰色的瓦楞。这种顽强不屈的生命力,不正是凌老一生的追求和表达吗?

李子英的故居已经成为民居,一位阿婆依门闲坐,不便打扰,所以伫足片刻便离去。

尧坝古镇旅游区

美丽的油纸伞

油纸伞作坊

如果仅从油纸伞作坊那漆黑而斑驳的门墙来说,真的无法吸引脚步的靠近。因为看到路边的指示牌才爬上那一排石阶,没想到那间小作坊里正在演示着快要失传的油纸伞手工制作工艺。现在油纸伞差不多都是作为旅游纪念品,相对需求自然是有限。辉煌逝去,落寞登场,兴衰乃自然。感谢这些传统文化艺术的传承者,他们的固守成就了中华五千年文明的灿烂。

而清代武进士李跃龙的大鸿米店,是不得不说的一处景点。它也是尧坝古建筑群中最有气势与特色的。

尧坝古镇旅游区

大鸿米店

因为是依山而建,大门高高在上,需抬头仰视才见,所以那份傲然的气势自然而生。这是一座全木质结构的建筑。拾级而上,进门便是大堂,很典型的旧时店铺格局。一堵隔板将厅堂与内部格开,左边靠墙是掌柜坐镇的柜台,左右均有一方小门进入内堂。想象当年米店生意兴隆时这个大堂的热闹,肯定非常壮观,而现在这里已成为大众品茗闲坐的幽静之地。

尧坝古镇旅游区

内堂天井一角

进入内堂,一围回廊绕出一方天井,四周黑漆漆的木柱子,撑起楼上的一众厢房。天井靠后的一方两边有转角的雕花木楼梯连接楼上。小时候常听奶奶讲“走马转角楼”是大户人家的标志,可见这大鸿米店当时在尧坝古镇上是怎样的一种存在!

楼上的房间里陈列的那些绣花小脚鞋、铜质烟枪,以及烟馆、堵坊的店招,无声地讲述着属于那个年代的故事。

尧坝古镇旅游区

春色无边

二楼正对前厅的地方,有一方小门泄漏出后庭的无边春色。一壁爬山虎在阳光下闪烁着翡翠般耀眼的光芒,谁能抵挡得了如此诱惑?原来这是一处顺着山势建起的梯坎,两边是石阶,中间这一面石壁就成了爬山虎肆意招摇的领地。

上得石阶,又是一个两层的院落,这里应该就是主人生活起居的空间了。天井后方空台上一个大大的“武”字充分说明了主人的喜好,同时也契合了主人“武进士”的身份。

尧坝古镇旅游区

远山如黛

尧坝古镇旅游区

宛如闺秀

休闲,悠闲

二楼靠前的一方,是一个完全开放的空间,四周皆是围栏,由许多粗壮的柱子支撑屋顶,就像现代建筑中的带顶棚的露台。这里摆放着好几套木桌竹椅,供游人喝茶聊天,休闲味十足。坐在栏边,能将整个尧坝镇尽收眼底,而极目之处,远山在蓝色的天幕下被染成了黛青色的剪影。这种居高临下的感觉,会令人豪气顿生,果然是武进士的宅第!

缘浅,只为了留下余章

但凡古迹,往往免不了庙宇的身影,尧坝古镇也不例外。久负盛名的东岳庙也依山而建,门前亦是高高的石阶。

东岳庙

一位应该算是居士的老妇人在前堂支着一个兜售香烛的小摊,上面摆放的真是“高”香呀!都比人还要高。忽然就想起看过的一句偈语:“信佛在心,三根线香足矣!”呵呵,像我这种没有宗教信仰的人,不应该去拂扰佛的神圣。所以站在朱红的大门前往里张望了一眼就匆匆离开。

据说周公馆里面美仑美奂,由于停电大门紧闭,无缘见识它的美好,略过。

娘亲古榕

街尾处那株名唤“娘亲古榕”的大榕树,粗大而斑驳的躯干,繁茂而虬杂的枝条,都在诉说着岁月的悠长和世事的沧桑。而那枝头刚刚抽出的嫩芽,也显示着她仍蕴藏着的勃勃生机。相信她的背后,一定会有一个凄美忧伤的传说。可惜由于时间的关系,未能打听一二,这个悬念就留待下回来解吧。

尧坝古镇,我来过了;而且,将会再来。

在夜郎古道边值守至今的忠诚的卫士,如今我们算是有了一场真正的邂逅,我会记得你,永远。

上一页 1 23下一页
猜你喜欢
责任编辑:蒲小平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报网互动  新闻报料

泸州新闻网报料平台  随时随地报料 点击进入>>  更多资讯  关注泸州新闻网微博

电话报料:0830-3158783 通讯员投稿邮箱:news@lzep.cn

QQ报料: